咨询热线:13651213966

佘祥林冤案的侦查错误剖析

当前位置 : 首页 >> 昌平刑事指南

佘祥林冤案的侦查错误剖析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5/9 16:57:00

     </script>【内容提要】凡冤案之形成,无不可以追溯至侦查阶段。

     因而,检讨佘祥林冤案,亦应关注冤案的出发点——侦查错误。

     本文从侦查熟悉,侦查法治两个维度,对佘案中的侦查错误予以剖析,并就进步侦查防错,纠错能力提出建议。

     通过剖析,深刻熟悉到: 科学与法治乃是侦查工作的灵魂。

     【枢纽词】佘祥林冤案侦查错误剖析在刑事诉讼中,侦查是公诉案件的必经程序,也是起诉和审讯的条件与基础。

     在我国,因为长期奉行公检法三机关协作配合,流水功课的诉讼模式,导致“侦查中央主义”,侦查的结论去去决定着起诉和审讯的结果。

     因而,凡冤案之形成,无不可以追溯至侦查阶段。

     正如李心鉴博士所言: “中外刑事诉讼的历史已经反复证实,错误的审讯之恶果从来都是结在错误的侦查之病枝上的”。

     [1]近来,媒体接连曝光多起冤案,如湖北京山佘祥林案,河北唐山李久明案,河南周口胥敬祥案等,引起强烈社会反响。

     其中尤以佘祥林冤案最为典型,佘因“杀妻”被无辜关押11年,终极以“死妻复活”的荒诞形式洗刷冤情。

     冤案频发,不仅重创司法公信权势巨子,也使侦查工作蒙羞。

     古人云: “欲流之长者,必溯其源”。

     检讨冤案,亦应关注冤案的出发点——侦查错误。

     佘案是典型的冤错案件[2],司法认定的案件事实终极被完全“证伪”,佘系清白无辜。

     对侦查而言,意味着侦查结论被完全推翻,泛起了实体性,根本性错误。

     佘案侦查,集熟悉错误,步履错误于一身,折射出侦查理念,体系体例,程序之弊,十分具有标本意义。

     本文中,笔者将从侦查熟悉,侦查法治两个维度,对佘案中的侦查错误予以剖析,并就进步防错,纠错能力略陈管见。

     一,佘案中的主要侦查错误佘案侦查,肇始于一起无名女尸案。

     通常来说,此类案件侦破,主要有三个环节: 一是查明死者身源,这是条件;二是正确认定作案人,这是枢纽;三是依法收集,运用证据,这是保证。

     而佘案的错误,恰恰就出在这些环节上: (一)确认死者身源错误侦破无名尸体案,首要一环是查明身源,确认死者。

     惟有正确认定死者,才能通过对死者的调查揭示因果关系,发现嫌疑线索,入而确定侦查方向和侦查途径。

     佘案的侦查错误,就是从确认死者身源开始的。

     此案中,“被害人”张在玉于1994年1月20日失落,此后不久,4月11日在当地发现一具女尸。

     由此,警方推测死者可能就是张在玉。

     但这仅仅是一种侦查假说,其切当与否,尚需通过侦查流动加以验证。

     验证的主要方法有二: 一是组织知情人辨认,二是入行指纹,血型,DNA等物证技术鉴定。

     此案中,因为无名女尸高度腐败,面目全非,辨认前提非常不好。

     因而,辨认时须留意核对尸体细微特征,必要时必需入行DNA鉴定。

     但遗憾的是,侦查职员未经深追细查,就草率认定死者系张在玉。

     据报道,4月11日泛起的无名女尸,所着衣物与张在玉并不相符;案发时,还有另一户人家也前来认尸;且因尸体高度腐败,张在玉家人并不能完全确信死者就是张在玉。

     在这种疑漏百出的情况下,侦查职员本应入一步予以核查,如: 扩大排查范围,获取更多的失落职员信息;对无名尸体的生理特征入行细致甄别,或对尸体入行DNA,血型检修等,以寻求更多确认依据。

     但侦查职员既未做DNA检测,也未再开铺调查,即在女尸泛起后仅6个小时就草率作出结论。

     由此,一步错,步步错,其恶果不仅仅是冤枉了佘祥林,还贻误了另一种正义——那无名女尸案至今谜团未解。

     (二)认定嫌疑人错误在确认死者系张在玉之后,查找和认定作案人,就成了侦查的中央任务。

     根据因果链条,案件主角佘祥林开始入进警方的侦查视线。

     据张在玉支属反映,佘祥林曾有外遇,二人夫妻关系紧张,时有斗嘴,吵架之事发生。

     据此,公安机关将佘祥林确定为重点犯罪嫌疑人,并于1994年4月11日将其拘留审查。

     我们知道,张在玉并没有死,所谓“杀妻”纯系化为乌有。

     但在当时情境下,对侦查职员而言,佘妻被害却是确信无疑的事实,也是开铺侦查的条件。

     但即便如斯,要认定佘祥林系命案疑凶,至少亦应符合以下前提: 一是有杀人念头;二是有作案时间;三是具备作案工具前提和现场遗留物品前提;四是具备犯罪,痕迹物证前提。

     [3]但对佘而言,因为他既未实施作案,亦未往过埋尸现场,因而,上述前提应完全不具备。

     好比作案时间,在警方提审时,佘曾反复交代在张在玉出走当晚,他从凌晨两点半到六点钟一直在外面寻找妻子,其间曾经搭乘过两次途经汽车。

     而且通过警方调查,佘搭车的司机也证明了佘的说法。

     [4]那么,警方认定佘系疑犯的依据是什么呢?主要一点,就是佘曾有外遇,夫妻关系不和,可能有杀人念头。

     但仅凭此点,最多只能引发心理上的怀疑,连提出“作案人假说”都不够。

     警方却据此实施抓人,拘留,其实是粗疏,草率。

     (三)侦查取证错误嫌疑人确定之后,侦查入进深进阶段,收集证据成为核心任务。

     上面已说过,佘并未实施作案,亦未往过埋尸现场。

     因而,按常理,他既不可能作出与现场一致的供述,亦不可能遗留任何痕迹,物证。

     因而,只要侦查职员客观,全面收集证据,就可以消除其嫌疑,避免错案发生。

     但因为取证错误,不仅没有解脱佘祥林,而且几乎把冤案办成了“铁案”。

     凡冤案必有刑讯,佘案也不例外。

     佘被拘留后,经历了连续10天11夜的高强度“突审”,一天只吃两顿饭,不给喝水,不让睡觉,连打带骂。

     如斯“车轮战”,终极迫使佘祥林在极度疲惫,困倦之下招供。

     [5]但佘究竟未作案,因而依然说不清埋尸地点,作案工具等现场情况。

     此时,冤案另一首恶——指供,诱供便粉墨登场。

     在侦查职员不停地体罚“提示”下,佘祥林终极作出了与现场基本一致的虚假供述。

     除口供外,侦查职员还弄虚作假,炮制了其他证据。

     如作为一审定罪量刑重要依据的公安机关一份“提取笔录”,上面记载“4月16日根据被告人佘祥林的交待在沉尸处提取蛇皮袋一个,内装四块石头”。

     后在二审中,经湖北省高院询问京山县公安局承办该案的侦查员了解,该“提取笔录”与事实不符,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6]还有所谓“行走路线图”及“指认现场记实”,无不是在侦查职员的诱导,提示下形成的,是典型的虚假证据。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