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651213966

监狱减刑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取保假释

监狱减刑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5/14 10:18:00

     监狱减刑1994年监狱法,七章七十八条,没有划定减刑,假释会议的监视轨制。

     近年,一些监狱狱务公然的经验在一些刊物上时有先容。

     主要做法大同小异,基本上可以概括为: 罪犯减刑,假释公示轨制,监狱减刑,假释会议邀请部门罪犯家属,罪犯,社会执法监视员等参加监视的监视轨制,设立狱务公然信箱及监视电话等。

     这一尝试,从监狱行刑的发铺方向和趋势方面,一定程度上进步了监狱执法的透明度,是监狱执法向公然,公正,公平和文明的方向发铺的步骤之一,是监狱法治的可喜的提高。

     笔者对此是持肯定立场的。

     按照依法治国和当代文明社会法治的基本原理,监狱执法行为必需公然,公正,公平。

     但是,在国家司法体系体例上,我国目前尚没有专门的减刑,假释委员会或非监禁执行局,对罪犯的减刑,假释,仍旧是由人民法院裁定的。

     监狱对罪犯的减刑,假释,行使的是“建议权”。

     即“由监狱提出减刑(假释)建议,报中级或中级以上人民法院审核裁定”。

     这一做法,在监狱的详细司法实践中,有一个通俗的提法鸣做“搞减刑(假释)材料”或“做材料”。

     监狱把一批“材料”做好后,一般提前一个月报给中级或中级以上人民法院。

     至于报哪些材料,94年监狱法没有任何划定,完全由监狱操纵,这是监狱法存在的一个重要缺陷,本文不铺开论述。

     在目前体系体例下,人民法院对监狱上报的减刑,假释材料一般都是“几十个罪犯一批,一批一批办”,而且多是“照批不误”。

     人民法院对犯罪嫌疑人开庭审理,定罪量刑仍是对监狱在押罪犯的减刑,假释案件裁定,开庭时“一批一批地批发”都是分歧法理的。

     这种“批发市场式的”办案,用什么程序保障当事人的权利?怎么保证法律的公允?是否有法律依据?(本文不铺开论述)目前,人民法院受理减刑,假释案件主要是“望材料”,“审核材料”,“对材料作出裁定”。

     罪犯能否获得减刑,假释,主要取决于“材料搞的好不好”。

     人民法院不会也从来不深进罪犯的劳动,学习,糊口三大现场核实减刑,假释材料的真伪。

     这样,监狱提出的“减刑,假释建议”对罪犯获得减刑,假释就十分重要,在目前的详细司法实践中,客观上已经具有“决定作用”。

     因此,在目前体系体例不变的条件下,实施狱务公然,在监狱减刑,假释会议上推行监视轨制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从另一方面,受制于我国目前的司法体系体例,受制于监狱法的不完备,推行监视轨制,进步监狱执法的透明度十分艰难,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从体系体例上,目前一些监狱先容的进步前辈经验固然在详细细节和发铺方向上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但是,推行这一轨制的主体是监狱,自己推行某种做法监视自己,不能不是先天不足,人民法院与监狱客观上的“公检法是一家”。

     监狱上报减刑,假释案件时,法院与监狱实质上的变相“行政审批关系”,带有体系体例上的根本缺陷。

     进步监狱执法透明度是相对于暗箱操纵,但是,监狱法没有划定监狱的执法行为必需公然,没有划定狱务公然的任何详细形式或程序,没有划定减刑,假释会议的监视轨制的内容,组织及程序,没有划定监视职员的权利,义务及保障程序。

     即: 于法无据。

     监狱执法,公然可以,不公然也可以;减刑,假释会议实行监视轨制可以,不实施监视轨制也可以。

     在重要的监视制约监狱,促入公正执法的这一自我净化的保障性的轨制措施上,监狱法没有任何划定,这是监狱法的又一个重要缺陷,使监狱此项工作带有随意性。

     按照目前监狱实施狱务公然的本意,监视轨制在详细司法实践中还有很多不完善之处,需要在纠正存在的题目后,理出头绪,形成较完备的轨制,在修订监狱法或制定监狱法实施条例时,予以固定下来。

     (二)近年,一些监狱实施的监视轨制,存在的题目主要有: 1,未采用公示通知的方式。

     公示是在公家感官能够普遍感知的场所,用较醒目的方式(如张贴行政机关的决定或通知等),向公家昭示并附以一定作为邀请的一种告知方式。

     作出公示的主体是行政机关,公示面对的相对方是公家,公示地点必需是一处或几处能为一定范围最广泛的公家所感知,在电脑网络上公示是小范围的,有作弊之嫌。

     实质上,公示是行政机关对公家发出的一种要约,是行政机关向公家发出的要求公家介入某一行政行为的意思表示。

     行政机关作出公告昭示后,相对方介入与否,一般完全出于自愿。

     由自己决定是否介入,相对方有自由裁量权,体现自愿,同等,和老实信用的介入原则。

     但是,目前监视轨制的到场职员却完全由监狱指定,“想来的人来不了,不想来的人接到通知必需来”。

     双方并非处于同等地位,参加监视的职员并非是他自己主动的选择,并非都是出于自愿的本意。

     监狱一般是通过书信或电话,在监狱减刑,假释会议前,通知有关职员参加。

     以通知罪犯家属为例,监狱采用的制式书信是: 某某罪犯家属: “为了进步监狱执法的透明度,实施狱务公然,保障公正执法,某…监狱决定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在监狱某某会议室召开罪犯减刑,假释会议,特邀请您列席监视,请准时出席。

     某某监狱年月日”。

     这一做法,罪犯家属参加监视是被动的,长短自愿的。

     所采用的通知方式不是公然公示的,主体双方的地位是不同等的,所以,监狱从最初的通知方式上,就已经违背公平,自愿,同等这一基本的法治原则。

     2,监狱指定的职员去去出于特殊的考虑,监视职员的主要作用是“仅仅是听听读材料而已”。

     目前,参加监狱减刑,假释会议监视的职员一般有: 执法监视员,社会志愿者,罪犯家属,个别罪犯等。

     这些参加监视的职员中,执法监视员一般是监狱礼聘的离,退休干部,其中有的是原在监狱工作,离,退休后每月由监狱发退休金和其他“共享费”并到监狱报销医疗费的人。

     社会志愿者一般人数未几,况且他们一般不懂法律,不知到减刑,假释会议内容的真伪。

     罪犯家属一般经由监狱精心的选择,有的是减刑,假释会议将要讨论的对象的家属,有的是年内列进监狱减刑,假释计划将要减刑,假释的罪犯家属。

     这类罪犯家属对监狱一般都抱有感谢感动之情。

     列席的个别罪犯,一般都是“将要减刑,假释或靠拢政府,表现不乱,能写感谢政府队长的思惟汇报”的那类对象。

     以上这些职员一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说起话来都比较入耳”,除监狱离,退休干部担任的执法监视员和个别罪犯,其他人对监狱内部划定的减刑,假释前提等,根本不懂。

     此外,监狱目前的监视轨制,一般不邀请人大代表,不邀请法官,不要请法学院的教师,不邀请有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不邀请“表现不好”或“年内没有减刑,假释但愿的罪犯”或这类罪犯的家属。

     监狱的精心考虑和监视职员的选择,其目的很明确: “保持良好的会议秩序”“都是讲好话或是表示感谢的那些人”。

     但是,从另一方面却给减刑,假释会议的监视轨制定下了“一言堂,唱颂歌”的基调。

     客观上,目前监视职员列席监视,其主要表现是“仅仅限于听”,被动地“听”,根本不能充分施展监视作用。